导航: 主页 > 谐波减速机轴承 >

谐波减速机轴承

数字化变革下基层何以治理?浙江镇海塑基层治2021-09-11


  中新网宁波9月11日电(记者 李典)基层之治,关乎社稷,涉及民生。时下,以数字集成打通基层治理的脉络,契合着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属性要求。

  曾经,政府部门与镇街之间在基层治理中面临各类问题处置千头万绪、交叉重叠之难。于浙江宁波镇海发轫的基层治理四平台治理体系以资源整合、流程再造、数字集成为特征,形成综治工作、监管执法、应急管理、公共服务四个功能性工作平台,试图破题。

  五度春秋已过,如今,基层治理四平台已在浙江推广应用。回望这一创新工作发轫地,基层治理体系再度迭代升级,致力于打造社会基层治理共同体。

镇海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办事大厅 李典 摄

  全领域智治 推动基层治理现代化

  乡镇、街道是基层治理的重要载体,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十四五”时期,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的任务之下,镇街开展基层社会治理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

  位于镇海区的庄市街道是商帮故里、院士之乡。随着甬江科创大走廊核心区、甬江实验室相继落户于此,庄市街道吸引了400余名高层次人才在这里“生根发芽”。

  街道快速发展之时,也遇到了“事多、人少”的治理难题。“‘新宁波人’越来越多,遇到的矛盾也越来越复杂,单凭网格员根本处理不完这些问题。”庄市街道相关负责人罗宇峰告诉记者。

  于是,自2012年开始,当地从网格化管理开始向基层治理实践探索。“随着数字化应用的发展,2017年,我们开展了迭代探索,平台设计升级为全功能融合,使得智慧治理从‘单打独斗’走向全领域智治。”

居民在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咨询办理事宜 李典 摄

  而数字又是如何让基层治理变得更加“聪明”的?在镇海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网格精细管理可视化平台上,通过地图样式呈现该区六类网格整体分布,并抓取宁波市基层社会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上的辖区高频问题数据,推送典型案例,进行队伍评定。

  “这一由镇海区自主研发的全息智治平台实现了数据归集、实时动态、综合指挥、辅助决策等多种功能,可应用于日常管理、应急处置、风险研判等工作。”镇海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胡彬如是介绍。

  面对来势汹汹的台风“烟花”,这一智慧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罗宇峰谈及,“烟花”来临前,庄市街道依托视联网系统与镇海区级、村社实时互通风力雨情等预警信息,调集150余件应急物资、2000余件抢险物资;在“烟花”过境期间紧急转移安置2300余人;实时监测预警7个主要的低洼地段、江塘水位、主要道路、电力线路等方面的积水风险和安全隐患。

  镇海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信息科副科长江少伟介绍,全息智治平台中的社会矛盾风险指数应用场景通过大数据分析,绘成一张当前矛盾纠纷五色指数图,风险等级按红、橙、黄、蓝、绿递降,“通过对社会风险的趋势化感知和智慧化分析,该平台提前研判预警,推动风险防范由经验决策向大数据决策转变。”

社区网格员介绍社区网格化治理 李典 摄

  网格精准“画像” 形成全新治理维度

  基层治理中,网格成为政府管理基层社会的一个个基本单元。最初,每个网格囊括了人、事、地、物等基层社会治理全要素;时至今日,根据网格不同特性,实施更有针对性的管理架构,破题“千格一面”,成为精细化管理的路径之一。

  那么,如何才能“格格不同”呢?今年,镇海在浙江省率先出台网格精细化管理方案,为700余个网格进行精准“画像”,将全域所有网格划分为流动网格、拆迁网格、企业网格、商圈网格、社区网格、农村网格六大类。

  在骆驼街道静远社区,社区网格员张莉娜告诉记者,随着网格化管理工作的推进,静远社区除了专职网格员外,每个网格还配备了网格指导员、下沉职能部门的联络员以及若干兼职网格员,“我们运用骆驼街道的IP形象‘骆驼侠’代言基层治理四平台下沉职能部门的联络员。”

  地处镇海新城核心区域,静远社区随着全域城市化的推进,面临“三多”问题:人口类型多、商事主体多、矛盾纠纷多。“直到2014年,网格化管理工作全面推行,为我们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张莉娜直言,特别是2017年“全科网格+全能社工”的实行,使得网格员华丽转身,进行社工化管理,进入了职业化队伍,通过网格管理绩效考核,收入也增加了不少。

  福业街的蝶变便是这一社区精细化管理的一个典型事例。“曾经的福业街是我们所有人的烦心事:路面破损、车辆乱停、业态混乱、商居矛盾凸显,投诉不断。”张莉娜说,为了让这条街华丽转身,当地通过网格员走访等,向骆驼街道呼吁将福业街改造纳入街道民生实事工程。针对收集的各方意见建议,涉及职能部门的56条意见被逐项进行整改,其他由社区协同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同步做好跟进和落实。

  一面“居民点赞墙”记录展示着居民对基层治理工作的满意度。“我们通过线上线下互动,邀请居民对处置工作进行评议,共收到居民点赞600余条。”张莉娜说,现在的福业街环境优美,新的商户不断入驻,消费人群越来越多,经济效益攀升,已然成为一条网红打卡街。

工会劳动关系调处工作室内,工作人员协调解决劳动纠纷 李典 摄

  银凤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岑辉是该社区第六网格网格长。在日常工作中,他对收集到的问题意见进行分类,录入到宁波市基层社会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形成基础网格数据,通过分级管理机制解决诉求问题。“能自行解决或通过基层社区协调解决的一级、二级问题,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就地处置,三级、四级事件则分别由镇街、镇海区级部门协调解决。”岑辉如是说。

  如今,像张莉娜、岑辉这样的网格员成为基层治理中延伸至每一个网格的“触角”。当地以基层治理四平台量化数据为基础,建立四级考核机制,考核结果与机构评优、个人评先、经济利益直接挂钩。近两年,镇海累计发放基层治理四平台考核奖补800余万元,人均达到3万余元。

  “接下来,我们会进一步深化法官联系、警网融合、网调联动、执法力量下沉,依托村民说事、居民议事、网格微信群等载体,进一步调动各类网格工作力量,实现小事不出网格、隐患控制在源头、风险遏制在苗头。”胡彬如是展望。

  基层之治,适时适事则应变。观数字集成治理发轫地,重心下沉、智治为民。五年磨一剑,而今迭代再出发……(完)

【编辑:苑菁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